夏生

我期待你的来信


如果没有


也很好



我就在这里


四肢落地生根


我是藤蔓


攀附着我的爱人


有一天


他把露珠送到我的跟前


在我口渴的时候



阳光下


我的果实成熟了


我们一同热爱它



走过四季


走过星辰与大海



你啊你


是自在如风的少年


飞在天地间


比梦还要远


春姑娘你别伤心

我想回去
回到最初的红砖房子里
把时光的衣裳一件一件脱掉
爸爸是谁
他的汗水养我长大
妈妈是谁
她的目光照耀着我
后来我长大了
有人说我结婚的时候为我烧桌饭
这是怎样的心情?我不要祝福
我不想长大
也看不见未来

酒醉

天黑
看一看往事
自私如我
换作是谁
更加宽容
怕天亮
别人说你是骗子
嘴脸模糊

爸爸,我不敢看你的手背
妈妈,我不敢看你的脸颊
奶奶,我不敢问你的心情
爷爷,我担忧你的健康
姑姑,我希望你幸福
新年我想画一个圆
愿家人安康、和睦

该给萤火虫盖上被子
冬天的雨搅乱了它的梦
醒着的宝宝
害怕精灵和黑暗
在寻找在前进
成长把时间甩在身后回忆越来越多
多少次爱你
也不愿意相信
睡着的宝宝笑了
谁挂在他的眉梢和心头
大人的心装了太多的担忧
没机会好好玩耍
玩耍其实顶重要

留给土地的
去向哪里?
外婆走了
她的绿头巾
她的大手
她的坚强地明媚地皱纹
我知道
有太多的人在写诗
朋友你来
我期待你带着今年新发的腊梅
和秋天的故事
那时我们年少
不懂得岁月有多长
白雪的白坦诚如黑夜的黑

今天到底是有了些冬天的感觉了!看不见的冷风吹得耳朵疼、雪点儿飞舞!天气阴阴的、坐船的人少了、在雾气里吃早点的人多了!人们把帽子围巾裹得严严实实、电视剧有心无心地放着!盼春天、盼夏天、冬天不用盼、在这样熟悉的冬天里想起以前、踩着雪上学的早晨、踏着雪拜年的初一……

想起一些人,才感知时间的距离。外婆走了,外公老了,弟弟结婚了,三奶奶再也不能行走,生命的风暴似乎越来越残酷,我依旧像个任性的孩子,始终不愿意相信很多事情我无能为力。我想爱一些人,珍惜一些友情,多看一些风景,但我这样在等衰老。
别人家的花园开花了,结了果实,我这浅浅的27年好单薄。好心的人让我再等一等,我知道让我不安的是自己。
夏木生啊!你还想不想看看自己的背影,那个在梧桐树荫下乘风而过的身影……

呵,我又开始在备忘录上写文字了
我是我的薇薇安吗
我穿着时代为我定制的衣服
只有我的发型和我的笑容是我自己的
我和一群比我年长的人一起探讨
我说什么都可以
但我一般都不说
我是个笨手笨脚的坏孩子
你看啊这孩子内心里开满了花
你看啊她的笑声里夹杂着泪花
她应该笑得像太阳
她笑啊笑啊
她是个坏孩子
即便她心里开满了花的
你不要欣赏我
我有你承受不了的
有我自己招架不住的
我们都是朋友
多好我们喝酒一醉方休
谢谢你读懂我的沉默
谢谢你读懂我的笑容
我是个孩子啊!

大小孩

圣诞节的上午,在医院挂水!已经是第三天,炎症肿痛影响到行动了!没有跟爸爸妈妈讲,觉得长大了,自己有勇气面对一些病痛!好久没有认认真真地生病。我依然胆小,怕疼,怕锋利的器皿,我不是小孩子,也会嚎啕大哭,我知道有时候哭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害怕!

晚秋

亲爱的夏生,我知道你的悲伤

我爱你,我要让你变得更好!

你会是个有能力的姑娘,养活自己养活家人

你有作品被人喜欢

你好看你健康你能帮助很多人

无论如何不要伤害别人,不要伤害自己

任何事情让它用最和谐的方式度过!

比如爱比如婚姻

阳光照在左手的位置

温度蔓延到整个肩膀

我把一些新鲜的痕迹暴露在阳光下

让它愈合


花半小时写点文字

夹杂着疲惫和一点慵懒

昨日我在宝善街溜达

路的尽头,我拐进了一个巷子

遇见了真正的张家圩

一个离我住处一墙之隔

正在被拆的老街巷

穿过残砖废瓦堆砌的山坡

一栋爬满绿意的民居

两层小楼带个露台

楼顶的围栏用红砖砌出好看的镂空

墙根下有小菜园

我闻到浓浓的莴苣的味道

还有不远处

切割老树干发出的松香味

这一片的民居已经拆了有大半

建筑工地的大楼已经崛起在拆好的土地上

剩下来的老民房区域不大

还在萎缩

我被这土地上剩余的民居吸引

不由自主地想走进这巷子的深处

这也的确是个趣事

蜿蜒地错落有致的巷间小道

拓宽了这片土地

错过一栋空荡的房子

遇见更生动的一所民居

我是没有这样的生活体验的

但是我很喜欢

喜欢这样的群聚,人,动物,植物

夹杂着浓...

中分未分的午后

坐在路牙上

吹吹初夏的风

梧桐树的絮落了三分之二

这些球球

成熟了

等待飞翔

说是要全搬走

又是极简

毛毛虫出来喝水了

梦想夭折的球球

集体躺着

圈养的鸟和树上长的鸟

路过的马达

混合在阳光里

这睡意朦胧的午后

慢慢靠近

又走远

熟悉的不熟悉的人

腰上挂的手上带的

青春的似曾相识地

走过

安静到心慌的节点

小提琴走在弦上

作曲家的手

发明家的手

在纠结的音乐中

捕捉情绪千丝万缕的变化

一场被觉察的地下情

多少人听懂

多少人无所谓

女当事人失眠了第N个夜晚

那个男的宿醉了

看吧,你们这些观众

这是鲜血淋淋的悲剧

恰到好处在你们的心上了吧!

钢琴永远是最知心的

你哭泣的时候她递来手帕

你开心的时候她为你鼓掌

终究是那只会演悲剧的小提琴啊

它微弱地经不起风吹的欢乐

难道就这样唱一辈子么?

……

夜晚的最后

钢琴奏出了海的胸怀

当全世界成了我的爱人

我才成为了我自己

我所写下的文字

才不再是怨妇的叹息

当我全部的热情来自生活

又全部归还于生活

我才有资格说我是个说话的人

我的敏感

似蜘蛛在深夜里织下的网

我拿着笔埋伏在黑暗中

每一次颤动都带着希望

加油吧!

我要拿我的猎物

供养那些等待的生灵

水蓝色的

雨水过后的夜里

我在枕头边想你

蓝色的大鱼

你去向哪里?

我们一面之缘

我远远地偷窥过你

我喜欢你漂亮的脊背

和你的身体穿越越江面的浪花


阳光晴好

白水茫茫

蓝色的大鱼

我知道你也在想我

为什么不写封信

或者发个邮件

从来不敢奢望拥有你

蓝色的大鱼

你属于江河属于大海

我是一只青鸟

属于蓝天属于屋檐

我远远地眺望你

筑成最我长情的告白

我期待下一秒遇到你的目光

告诉我你从未走远

守着这样的感动

我不愿离去

蓝色的大鱼

你在我的梦里

偶尔游到心窝

偶尔消失天际

我在甲板上等你

偶尔满心欢喜

偶尔怅然若失


蓝色的大鱼

你不要走远

花半小时写点文字

夹杂着疲惫和一点慵懒

昨日我在宝善街溜达

路的尽头,我拐进了一个巷子

遇见了真正的张家圩

一个离我住处一墙之隔

正在被拆的老街巷

穿过残砖废瓦堆砌的山坡

一栋爬满绿意的民居

两层小楼带个露台

楼顶的围栏用红砖砌出好看的镂空

墙根下有小菜园

我闻到浓浓的莴苣的味道

还有不远处

切割老树干发出的松香味

这一片的民居已经拆了有大半

建筑工地的大楼已经崛起在拆好的土地上

剩下来的老民房区域不大

还在萎缩

我被这土地上剩余的民居吸引

不由自主地想走进这巷子的深处

这也的确是个趣事

蜿蜒地错落有致的巷间小道

拓宽了这片土地

错过一栋空荡的房子

遇见更生动的一所民居

我是没有这样的生活体验的

但是我很喜欢

喜欢这样的群聚,人,动物,植物

夹杂着浓...

高墙内住着个老太太,头发花白

说话的声音洪亮大方

思路清晰严谨

她杵着门板,倚靠着

双手背在身后

表情坚定

她家的围墙内没有风景,有修缮房子的沙石

和落满地的灰尘

窗棂腐朽了一些

很难从破碎的镜子里看到她的一生

这个宅子的故事也看不出来

说有日本鬼子在这做过食堂

卫生间很多

下水道绕着院子兜了一大圈

我的左眼跳动着

是夜熬得太深

还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这围墙的另一面挂满了爬山虎

落在墙根上是野草莓的花丛

看到星星点点的鲜红的果实

草尖的绿

青翠欲滴

老太太住在围墙里头

后门也封得死死

有一株楝树

挂满了小小的圆圆的枣

爬山虎遮蔽的窗子

透不进太多的风景

屋顶上的这半棵楝树

衬不出一个春天的色

风倒是可以穿堂而过

从民国到龙虎巷到南门大街

老太太不愿操半门...

那草莺莺地绿了

打着伞的姑娘

你从哪里来

湍湍地溪水流着

奏着轻快地歌

远处

在树的影子里

划过几声鸟鸣

深深地车痕

勒进泥土的皮肤

穿蓝色裙子的姑娘

交出了自己

给这春色

给这山野

她累了

需要一次长眠

在青草的浓茵处

她的头发流进了溪水

像水草般晕开

是雨水滋润了她

是春泥成就了她

有时候

天气很潮湿

衣领、胳膊、裤腿

都黏糊糊地贴着肌肤

这样的天气里,再飘上一点点毛毛雨

心情也跟着变得黏黏的湿湿的

你害怕遇见一些目光

它们是犀利的

一眼洞穿你所有的卑微

没有害羞的妩媚

没有矜持的动人

你这样湿哒哒地存在着

像地上的泥浆

污浊肮脏

你原谅不了自己

尴尬地不知所措地等待

唯有晴天到来

阳光包裹了身体以后

能感到自己一点一点被救赎

呵……我又复活了

宣言

一波一波

迎来送往

走一个一个过场

认识一张一张新脸旧脸

所谓捧场

美食、美女、酒醉的灯光里

唯有回家前小逛的书店找到了心安

家具你从一堆一堆里淘

从一堆一堆的沙石里捡

欧……爸爸喝了几大碗酒

妈妈坚持她的无能为力

我看这亲亲地一家人

沉浸在互不理解中唉声叹气

我是谁

我和我的无忧无虑君

无忧无虑地谈笑风生

你要你的房

你坚持你的没有

总之于我

越来越坚定过我的生活

谈情、说爱

写字、看书

我所要摆脱地是一个时代一个国度的语境

去你妈的房子!

去你妈的房子!

如果我说

我对你的爱

是用疼痛来表达

你还愿不愿意接受

相思是漫长煎熬的黑夜

相见是背负已久地对峙

离开是处心积虑地又一场战争

如果我说

我只能十二分地爱你

剩余的八十八用来逃走

你以为的存在是

随时随地准备好的撤退

你会不会爱我

你是否像抽香烟那样

吸食我的身体

然后再像扔烟屁股那样丢弃?

在青草的浓茵处

她的头发流进了溪水

像水草般晕开

他们只是普通的农民啊

除了稻谷

给不了你真金白银

你是从哪里来的姑娘

为何这般霸蛮

你的青春

你的未来

你的人生

为何要倚仗这两个半百的辛苦的人

需要玫瑰

你就自己去采摘

需要豆子

你就自己去种植

从什么时候

我不迷恋整洁

书本零乱地躺在地板上

一伸手便能找到最想要的

记忆地碎片

思绪里的火花

也是零乱地撒着


我所要做的

在睡眠以前在世界打开以后

花一点时间和力气

把它们捡起


放到夜幕里

它们就成了星子

放到云下面

它们就成了雨滴

放到文字里

就成了诗


冬眠的猕猴桃笑我

哪有诗歌可以这么肤浅

我捡起一抔灯光

发现它是

真诚的专注的安静的孤独的珍惜的

你是个姑娘

没关系

骨子里我是个爷么

什么东东桑

夏生的说

隔着半个太阳的时空差

说早安

若是想念也可以绕地球半圈

哈哈哈

© 夏生 | Powered by LOFTER